当前位置: 首页 > >

魏晋玄言诗与新诗现代派(1)

发布时间:

魏晋玄言诗与新诗现代派(1)
玄言诗对于今天的人们已经很陌生 了。可是在魏晋时代,作为一种诗歌风格,它曾经独领风骚,作为一个诗歌流 派,它在诗坛占主导地位曾经长达一百多年!
魏晋时代政治黑暗,官场险恶,以谋权篡位或翦除异己为目标的宫廷 斗争往往伴随着血腥的屠杀。一般文人情知国事不可为,不敢奢望修齐治平兼 济天下,为全身远祸苟且偷安,只得逃避现实,缄口不谈时政。于是皈依老庄 谈玄究理,到玄虚哲学中去寻找精神慰藉,配合以服药酗酒散发扪虱等颓废行 为,一时蔚然成风,这便是魏晋风度。“学者以老、庄为宗而黜六经,谈者以 虚荡为辨而贼名检,行身者以放浊为通而狭节信,仕进者以苟得为贵而鄙居 正,当官者以望空为高而笑勤恪。”[i]
玄言入诗,即玄言诗。玄言诗一经兴起,建安风骨即告式微。岂止建 安风骨,《诗经》《楚辞》一脉相承的现实主义浪漫主义传统也都成为昨日黄 花,凋零殆尽。于是,“贵黄老”,“尚虚谈”,诗成为哲学讲义,成为老庄 教旨的韵文诠释,充满形而上的虚无主义玄思以及韬晦遁世的枯燥说教。其艺 术表现上,则以放逐形象思维的艰涩晦暗幽微曲折的文字和故弄玄虚的形式主 义为主要特征。 遗荣荣在,外身身全。 卓哉先师,修德就闲。 散以玄风,涤以清川。 或步崇基,或恬蒙园。 道足匈怀,神栖浩然。 ── [东晋]孙绰《答许询》九首之二
傲兀乘尸素,日往复月旋。 弱丧困风波,流浪逐物迁。 中路高韵溢,窈窕钦重玄。 重玄在何许,采真游理间。 苟简为我养,逍遥使我闲。 寥亮心神莹,含虚映自然。 亹亹沈情去,彩彩冲怀鲜。 踟蹰观象物,未始见牛全。 毛鳞有所贵,所贵在忘筌。 ── [东晋]支遁《咏怀诗》五首之一
当是时也,玄理之风,如紫气东来,纵横诗国,大行其道;如浩月当 空,笼罩四海,领导新潮。

玄言诗在当时并非没有受到批评。不满玄谈之风的葛洪就曾指出: “古诗刺过失,故有益而贵;今诗纯虚誉,故有损而贱也。”[ii]然而,批评 归批评,风行归风行,当一种诗风甚嚣尘上时,圈中人是听不进任何批评意见 的。“间有斥其非者,世反谓之俗吏。”[iii]批评的声音客观上还会成为被批 评者的推销广告,这一效应想必古今皆然。这也就是批评界往往失语的原因。
当然,一股逆流是不可能永远汹涌下去的。玄言诗兴起于曹魏正始年 间,何晏、王弼、夏侯玄和钟会为其代表;至东晋更为盛行,孙绰、许询、桓 温、庾亮、支遁是其中坚。但各家作品多已散佚。其中被鲁迅称为空谈和吃药 (药名“五石散”的一种毒品)两大祖师[iv]的何晏仅存两首与玄理无关的 《言志诗》,许询仅存一首并非谈玄论道的咏物小品《竹扇诗》,王弼、夏侯 玄、钟会、桓温、庾亮则徒留诗名,囊中空空,并无一字传世。只有孙绰、支 遁二人,或领袖文坛,或终老佛山,得存诗较多,像是历史老人有意为玄言诗 派留下一份供后人评说成败得失的文本。作为诗史上的一个曾经显赫百年的流 派,玄言诗到晋末终告衰落,其诗坛主导地位为山水诗所取代。(尽管那影响 并不容易消除,例如,谢灵运的山水诗大多是一半写景,一半谈玄,拖着玄言 诗的尾巴。)在后来一千多年的中国诗史上,渐至湮没无闻。这个结局,应该 说是符合历史逻辑的。
关于玄言诗,刘勰《文心雕龙》指其“江左篇制,溺乎玄风”,“诗 必柱下之旨归,赋乃漆园之义疏。”[v]钟嵘《诗品》斥之“理过其辞,淡乎寡 味”,“孙绰、许询、桓、庾诸公诗,皆平典似《道德论》,建安风力尽 矣。”皆切中要害之语,可谓盖棺论定。
然而,到了二十世纪,玄言诗却死灰复燃,得到了一次空前的复兴, 尽管人们并未想到祭起何晏、孙绰们的亡灵。这便是新诗的所谓“现代派” (以及“后现代派”)的粉墨登场。
现代派新诗几乎是具备了魏晋玄言诗的一切特征!如放逐情志,独重 理念,所谓“主智”;沉湎于形而上的玄想,将诗作为哲学讲义或哲学笔记, 以阐释玄理为诗之要义和时尚,只是不局限于中国的老庄,而更热衷于西方哲 学,兼及若干宗教教义;如逃避现实,不涉美刺,远离人间烟火,鄙夷时代使 命感,否定并嘲弄诗歌的社会功能,无论是教化还是批判;如轻慢意象,倾向 于以抽象思维代替形象思维;如语言艰涩隐晦,故作深奥,且更为放纵,恣意 对语言施虐施暴;如形式主义和技巧至上,所谓“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怎么说”;如蔑视读者,以曲高和寡自得自炫……可以说,玄言诗的幽灵已悄 然附体于“现代诗”,新诗现代派就是二十世纪的玄言诗派。中国的现代派们 实在是不必数典忘祖,远道西游去寻求衣钵和牙慧的,“现代派”在咱们地大 物博的中国确实是“古已有之”。

现代派以“现代”自诩,其实并没有多少现代性可言,“现代派” (“现代诗”、“现代主义”)这个名目只是基于时序所取,与其流派特征完 全无关。或者,鉴于中国诗史上早已有一个“玄言诗”的现成名目,不妨沿 用,所谓现代派,不如称之为“后玄言派”,倒还有利于标明其流派特征和历 史源流,避免不必要的混乱。
现代派们总以为别人都是传统的顽固守旧的,只有他们自己是反传统 的锐意创新的。他们怎么也不曾想到,他们自己的那一套理论和实践竟也是 “传统”的,作为它的原型,玄言诗在一千六七百年前的魏晋时代还曾经是诗 坛的主流派,只不过他们的那个“传统”却早已不幸成为了“失传之统”、 “不传之统”,在艺术世界的生存竞争中被适者生存的法则给无情地淘汰了, 他们坚守那一套才真正是顽固守旧呢!文学艺术的许多观念、理论、风格、流 派,在文学艺术史上都是能找到它们的原型的。文学艺术历经几千年发展,到 今天,恐怕任何认为自己的一套乃是全新的、从零开始的、史无前例的创造之 所谓“首创论”、“空白论”,都只能是幼稚的妄言。──我不大有把握这一 判断是否有例外,但我相信,即便有,也不属于新诗现代派。
新诗在当今中国受到读者的空前冷遇,现代派是负有很大责任的,因 为其理论的鼓吹和作品的充斥,在参与扫荡了十年浩劫登峰造极的极左派的假 大空话语之后,又从另一个极端搅乱了诗坛的是非,败坏了新诗的声誉。近 日,一位报考鄙所诗学研究生的湖北某中学语文教师在给我的信中说:“我校 一些大学中文系毕业的语文教师,平素是从来不看诗歌的,问之则曰‘不知在 胡弄些什么,我看它干嘛?’诗歌创作无人喝彩。这该是多么尴尬的情形!” 这决不是个别的偶然的现象。现代派的弊端天人共鉴,整个诗国怨声四起,有 艺术良知的人们不会视而不见。然而,尽管许多人幡然醒悟,从其阵营中分裂 出来,甚至其领袖级人物也频频发言指斥其积弊,现代派的若干新老盟友却仍 然痴心不改,苦苦地坚守着阵地。




友情链接: 历史学 教育学 农学资料 艺术学习 学习资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