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有没有人曾在悲伤一刻记起我

发布时间:

有没有人曾在悲伤一刻记起我

有没有人曾在悲伤一刻记起我 悲伤一刻,我带着泪的瞳孔都卑微了,最初那些亲爱的,也 已淡淡地忘了我。 ——题记 黑暗,无境止的黑暗我伸出手想要撕破漫漫的黑幕,牢不可 破的恐惧,一点一点的侵蚀着我的心,那种莫不可名的孤单在一 个人的身影里孕育着另一丝幽幽的忧郁。 门上冰凉的把手在空洞 的眸子里恍惚着,到底该不该把心门的钥匙毁掉?那样,虚渺的 青春到底也坚固了吧, 嘴角浮起一抹笑, 笑容很甜, 甜到悲哀?? 生活到底是自己的事,要活出那番景象,从头到尾的观众也 只有我一个人,单调点,也自得其乐,夸张地欢呼鼓掌,也无非 是无奈地自嘲。其实,本该独自走过这一遭,旁人的冷嘲热讽践 踏在脚下, 单只独影又怎样?何必忧伤寂凉?花的残缺也比我活 得潇洒,至少它还能零零落落地败,熙熙攘攘地开,而我,却明 明不懂活泼也要假装笑得很灿烂, 明明心都已跳动的很疲惫仍要 张牙舞爪的当小丑,乖乖的让他人看着笑料。我的花季难道就是 如此不堪么? 毫不掩饰,我就是一个自私的人,我是一个病态小孩,总喜 欢呆在水泥地板上,细数小石子,那摩擦中微微的痛意却让我麻 木了,习惯迷茫,习惯彷徨,习惯一个人的倔强与坚强。时而耍

耍小性子,渴望在众人都欢欣愉悦时出逃,在大街上一个劲地奔 跑,等来他们疑惑的样子后再咯咯地笑出声。叛逆实在是把双刃 刀,伤了他们,痛了自己。叛逆的天空都是红色的,充斥了嫉妒 与愤恨, 折断了自己的双翼便诅咒那些带着自信笑颜的青春分子, 或许我心中的黑色早已显露出来, 我的世界都有了死亡和腐朽的 气息,我的修罗,你说对吗? 等到一阵风卷残云后,我的眼神便迷离了,此时此刻这是哪 里?抬头仰视苍天,是澄澈的蓝,阳光穿过沙翼投射到我脸上, 阳光中溢满了绝望的微尘,旋转的粒子跳跃着,欢呼着,奈何我 却读出了凄美。过去的年华太苦,哭得眼底都泛出了沧桑,不是 世界选择遗忘我,而是我选择了遗忘世界,即使彼此触手可及, 也早已是咫尺天涯。仍是单人流浪,这一刻的我带着两颗心去游 荡,纵然心伤,天之大仍然要去闯,累了的我是否还能停下,重 诉昨日的繁阴夏光? 这一刻,我只想问:“悲伤一刻,有没有人还曾记起我?” 耳畔风声萧萧,落花凌凌??




友情链接: 历史学 教育学 农学资料 艺术学习 学习资料网